太原晚报logo
首页 聚焦 经济 国内
读图 民生 图片 国际
财富 股市 专题 教育
综合 彩票 消费 健康
人物 读书 回忆 金融街
龙城 憩园 收藏 新晋商
商海观察 太原日报 新太原论坛
太原晚报 山西商报 太原经济圈
聚焦 >>正文
大多数外教无资质 有人“改国籍”变英国教育专家
山西商报网 2017-11-22 11:10  来源:新京报

外教资质调查:无证者多,外教资格证可以“买”

11月20日,希腊女生Kris前往中关村附近的外教中介机构应聘。尽管没有外教相关资质和教学经验,也非英语母语国家,但中介表示仍然可以推荐她到一些小的外语机构去工作,只是收入比较低。

“现在基本上是个老外都能当培训机构老师。”开设少儿英语培训机构的林琳(化名)向记者表示,“不管此前有没有教学资质或经验,只要是有一张金发碧眼的脸,都能成为外教。”

据艾瑞咨询联合励步英语发布的《2016年中国少儿英语学习白皮书》,现阶段,约六成的家长让孩子通过线下培训机构学习英语。师资力量(如老师的知名度)及结构(如是否有中外教)成为众多家长选择培训机构的最主要标准。

一位曾在英语培训市场工作多年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如今绝大部分家长在送孩子学习外语时,都更倾向于有外教进行授课的机构。“在他们看来,外教来自英美等国,口语自然更纯正。”

巨大的英语培训消费市场,以及家长们的态度,让越来越多的培训机构大打“外教牌”。记者调查发现,国内多家培训机构的外教,大部分是“无证上岗”,甚至有的还是机构“包装”而成。有的外教则是旅游途中“顺便”兼职当老师。而家长对外教是否有相关资质并不清楚,他们在意的是“外国人”这个身份。

记者走访:“看不到”的外教资格证

近日,记者以“给家中小孩报名学英语”为由,走访了廊坊周边多家英语培训机构。对于记者要求看外教老师是否有相关资格证书,有机构人员表示“不方便提供”或者“资质不重要”。

在一家以“纯外教上课”为卖点的机构里,大厅四周墙上挂满了学员照片,10多位家长坐在大厅椅子上,通过监控电视看着孩子和外教上课的场景。

前台工作人员热情地介绍称,机构为纯外教上课,同时配搭1名中教老师辅助教学。“我们这边有2名女外教,4名男外教,都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等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在上课前我们也会进行严格的培训。”

当记者咨询这个“培训”是能获得教师资格证的培训,还是机构自己开设的培训课程时,该人员表示是“机构自己做的”。

记者随后咨询外教老师是否有教师资格证或者TESOL等证件,该人员称,自己手中并没有这些证件,也不清楚外教是否拥有类似资质,需要带孩子来参加试听课时,向外籍老师或者课程顾问进行咨询。记者追问能否立即咨询课程顾问以及外教时,对方表示,“顾问全部在外面,没有人在机构现场。”

外教是否会向家长出示资格证?现场一位家长告诉记者,自己孩子已经上了快2个月课程,从没看到类似资格证。此前他也听说过外教需要资质才能上课,但孩子在体验课时特别喜欢外教,自己也觉得老师水平不错,因此对资质并不在意。“只要孩子喜欢,能学到东西就行。”

另一位家长则向记者表示,自己曾因为机构给不出资质,而去打听过其他培训机构。但问了一圈后,几乎没有任何一家愿意提供资质证明。无奈之下,只能选择这家看上去环境更好,就读孩子更多的培训机构。

“不愿意出示证件的培训机构,很大可能没有资质。”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他们通常会以邀请你上体验课,让孩子感受氛围等各种理由进行推诿。”

在另一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里,前台人员向记者介绍称,该机构对于外教选择十分严苛,必须要拿到大学毕业证才能进入机构进行教学,“我们的英国籍外教是硕士学位,是有资格教大学的,而且他在中国做儿童教育已经有4、5年时间了,这方面完全不用担心。”但当记者提出能否看一下外教资质时,对方一再表示“不方便提供”。

“资质不重要,重要的是看孩子学得怎么样。”一位外语培训机构负责人在记者咨询旗下所聘请的外教资质时,毫不讳言,“我们机构里面有4位外教,就一位有TEFL资质,其他的都没有,但扎实的授课能力还是吸引了很多学生报名。”

记者调查了解到,不少英语培训机构尽管公示了外教简历,但却没有公示外教资质证书等信息。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如果要在网上进行资质查询,不仅需要外教姓名,还需要资质证书编号,缺少其中一项都无法查到。“这正是很多培训机构的‘底气’,反正你也查不到。挂出来也无所谓啊。”

培训业者:“大部分外教无教学资质”

“家长不知道外籍教师同样需要教学资质,他们只要看到金发碧眼的老外上课,就会下意识地觉得没问题。”经营着一家英语培训机构的林琳(化名)说。

2015年,当过多年英语老师的林琳辞职后,在老家开了一家针对3~12岁年龄段学生的英语培训机构。为了彰显“专业”,她特意邀请到2位留学国内的外国朋友在她的机构担任老师。

“当时确实担心过朋友没有教学资质,无法赢得家长信任的问题。”林琳向新京报记者回忆,但她很快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前来咨询的家长对外籍教师是否持有教学资质并不清楚,通常在得知老师来自英美等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后就再无其他问题。

而事实上,在国内从事英语培训教学,同样需要相关资质。

11月20日,记者致电中国国家外国专家局时获悉,外国人要在国内英语培训机构从事外教工作,必须要持有外国人工作证,同时国籍必须是母语为英语的国家。此外,在国内培训机构工作的外教还必须是本科以上学历,两年相关工作经验的业内人士。“如果外教持有TEFL或者TESOL证件,可以放宽两年工作经验的要求,但据外专法(2017)36号文规定,前提是必须持有外国人工作证。”专家局相关人士向记者解释道。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国内外教资格证书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被全球普遍承认的TEFL英语教师资格,一种是“对外英语教学”的TESOL资格。

而国内培训机构的这些外教老师,很多没有在中国执教的资质。“这几乎就是业内的潜规则。”林琳解释说,“国内很多培训机构心知肚明,不少所谓的外籍老师,都没有TEFL或者TESOL等从事教学资格的相关证件。”

“现在市面上的外籍老师很多没有资格证。”此前曾开设过英语培训班的王希(化名)说,学生家长并不了解外教需要持有资质才能从事教学工作,他们往往更在意的是外教“口音纯不纯”,以及“是不是白人”。

“2015年我聘请了3位教师,其中2位金发白皮肤的都来自挪威,母语根本不是英语,在留学中国之前也从没当过老师。而真正有着多年教学经验的是一位来自美国的黑人。”但让王希无奈的是,几乎所有的家长都更希望孩子能参加白人所带的培训班,“家长自己不会英语,因此他们很难考量教师的教学水平,都下意识觉得白人老师英语水平更好一些。”

新京报记者在调查英语培训机构时同样发现了这一情况,多家机构工作人员都特意提及机构的老师“全部为白人”。

根据博思数据发布的《2017-2022年中国英语培训行业市场投资前景分析及投资前景研究咨询报告》,2015年我国英语培训行业市场规模约1042亿元。预计到2020年,中国英语培训市场规模将突破2200亿元。

“国内教育培训机构的高酬劳吸引了不少外国人。其中大部分是半路出家,没有任何教学资质的外行。”林琳说。

Paul在一家省会城市做外教招聘的工作,每个月会通过各种网络社交渠道招聘五六十名外教,月薪在13000元-15000元之间。

“中国这么大,每个城市的外教需求是不均衡的,所以行业标准也有差异,是否要求拥有教学资质,是由需求关系所决定的。”Paul举例,比如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国际化程度高,外教市场起步早,而且比较成熟,薪资水平高,外国人聚集很多,所以对外教要求比较高。但在中国东北、西北地区的城市,薪资较低一些,外国人愿意主动去的少,对外教资质的要求就会低一些。

“过去十年,外教市场发生最大的变化是,外教涨薪的同时,资质合格的教师却并没有随之增加。”Paul表示,“2009年我们花9000元月薪就可以很容易招到外教,但现在13000元-15000元依然很难找到完全符合资质的外教。”

对于国内大多数外教没有从事外语教育资质的说法,Paul表示认同。他说,“确实如此,但并不是所有的外教都没有资质,一些急于招聘外教的机构会降低门槛来招更多的外国人,伪装成实力雄厚、资历深的样子。”

中介:“办证”价格数千元,“无证”会被压薪水

记者走访了北京七八家外教中介机构,以及有外教的教学机构发现,直接向教学机构应聘时,TEFL、TESOL资格和本科以上学历为基本要求,但向外教中介机构咨询时,几种证件都有“价格”。有中介称3000-6000元可搞定。

来自希腊的女生Kris想在中国从事外教工作,虽然来自非英语母语国家,但她大学学习英国文学,可以讲不带口音的标准英语,没有教学经验。

“有资格证的话最好,大机构喜欢招,很好介绍工作。”她在中关村一家负责外教中介的机构咨询应聘时,一名中介告诉她,“如果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几个英语母语国家,本科学历以上,有2年以上工作经验,并且有TEFL或TESOL,在北京找外教工作的话可以进入一些大的英语机构,至少在月薪2万元以上。”

“Kris这种来自非英语母语国家的外国人应聘外教,用人机构会担心她有口音。而且比起资质,更注重她是否有教学经验。”该名外教中介表示,“工作签证是基本条件,否则就算是打黑工,用人单位现在怕麻烦,都很在意这一点。而TEFL和TESOL可以自己考,我们也可以代办,价格在4000元左右,大概需要一个半月时间。”

“有无资格证,收入差别很大。”该外教中介说,“非英语母语国家的外国人收入不会太高,而且没有资格证和经验,只能推荐到一些小的外语机构去,薪水非常低,大概只有几千块,还不到有资质外教薪水的一半。如果是非英语母语国家,但有资质,就可以达到1.5万元左右。”

为何有资质和无资质区别如此大?该名中介解释称,“用人单位都想少发工资,如果没有资质或者经验少,就会被狠压薪水。”

Kris又联系了位于海淀区的几家外教中介机构,对方都表示,“可以先来面试聊聊,资质可以慢慢补,课程是设计好的,主要教四岁到十几岁年龄段,只要简单培训就可以上岗工作。”

新京报记者还以为学校招聘一名外教为名,拨通了回龙观一家外教中介机构的电话,一位负责人为记者介绍了一名拥有“TEFL”和多年外教经验的美国教师,期望月薪2.75万人民币。

她表示,工作签证和教师资格证,都可以代办。工作签证代办费用由用人单位支付,约6000元,而如果一定需要教师资格证的话,可以由该名外国教师自己办理,费用由他承担。

当记者询问,办理教师资格证是否复杂时,该中介机构负责人说,“如果他在国外办理教师资格证,需要去驻华大使馆进行认证,在中国的话办起来比较简单,在线上课就可以,不到一个月可以拿到。如果着急让他入职,我们可以帮忙代办,但需要收取3000元费用。”

“我们办理的话很快就可以办好。”该负责人说,但具体代办渠道不便透露。

包装出的外教:“改国籍”变身英国教育专家

有的培训机构用“包装”的方式打造“资深教师”。开过英语培训班的王希就曾把挪威朋友宣传成“英国资深教育专家”。

据媒体去年报道,中泰证券研报分析,婴儿潮奠定K12市场规模未来5~10年的增长基础。全国K12英语市场规模保守估计为7296亿,未来5年将以10%~30%速度增长。

但持有教师资质的外教缺口严重,导致只要是外籍人士,都成为不少中小培训机构心目中的“教师”人选。

“不少机构为了彰显‘纯正’,都打着外教来自英美加等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但市场中哪有那么多合适人选?”王希表示,“这时就需要按照家长心中的人选,将外教进行‘包装改造’。”

此前王希曾因为缺少“母语为英语”的外教人士,而将自己的挪威朋友,在宣传中以“改名”和“改国籍”的方式,将对方包装成一名“英国资深教育从业者”。

“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在培训机构所印发的传单,以及海报上修改而已。”王希回忆称,当时在得知自己的想法后,朋友曾一度担心被家长发现而提出反对,但在王希“提高薪酬”的诱惑下最终还是答应了。

王希的底气在于,这两位朋友在来中国之前,曾在英国生活过多年时间,无论对城市地理的了解,还是英语口语发音,都和当地人相差无几,不熟悉的人根本听不出差别来。

“当时我们打出资深英国教育培训专家招牌后,确实吸引了大批家长前来咨询报名。”那段时间里,两位外教没露出任何破绽,也没有家长提出检查护照、资质等要求。几乎全部学生以及家长都不知道面前这些“教育专家”,其实是没有任何教学资质的外籍普通工种人士。

记者在调查时发现,“伪装身份”已成为部分中小培训机构在业内发展的方式。一位曾在中国当外教的外籍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从未从事过教育的他曾先后收到多个机构的邀请,约其担任外教。而身边的朋友也有着被包装成其他国家,甚至连机构老板或许都不清楚其真实国籍的经历。

上个月,林琳开设的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合作的外教向她递交了辞职信,他们计划着去另一个城市旅行,顺便再以“外教”的身份寻找下一家培训机构。林琳也开始在市场中寻找其他的外籍人士作为外教,“不管此前有没有教学资质或经验,只要是有一张金发碧眼的脸,都能成为外教。”

“黑外教”:教学和安全或难保证

“外教如果没有工作证的话,就如同是在打‘黑工’。无论是从安全角度还是教学角度都难以得到保证。”11月21日,一位培训机构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

“其实很多外教在教学水平上并没有中籍老师教得好,毕竟他们没有经过系统学习。”王希称,“事实上,其中不少外教是来中国旅游的,以兼职形式到培训机构授课。这种情况造成的影响就是流动率高,课程质量不好保证。说不准孩子才适应了,外教就换人了。”

记者在调查时了解到,一些没有资质的外教来华所办理的签证并不是工作签,而只是留学或者旅游签。这种签证受时间限制,外籍人士在签证到期回国,很容易造成培训机构人员频繁流动。往往持旅游签的外教本身并不是教育工作者,此前未接触过教学工作,加上流动频繁,学生或许难学到有价值的课程。

“孩子最初参加的培训机构在一年内换了2、3位外教老师,每个教法都不一样,孩子也没学到什么东西。”记者在走访一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时,一位家长无奈地表示。

去年,哈尔滨开展严厉打击外国人非法从事教学活动的专项行动,对百余家外语培训、幼教机构进行拉网式清查,共查处涉及4个国家的“黑外教”7人。这些“黑外教”大多是在校留学生,有的是刚刚留学毕业的无业人员,没有任何从事教学工作经验和相关部门认定的从业资质证明,普遍存在发音不清、语法不通、拼写不准的问题。

另一方面,外教人员的不稳定性也暴露出一定的安全隐患。根据媒体此前报道,国内多地爆出过多起外教事件,如外教在授课时对女学生进行性骚扰,有性侵前科外教在国内任职多年等。

“看似‘黑外教’只是缺少一个资质证,但实际上危害很大。如今市场虽然逐渐规范,但还是存在培训机构聘请黑外教的情况。我认为必须要整肃目前培训机构聘请外教资质混乱的局面。”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很多机构都不会和外教签订工作协议,就是单纯的合作,甚至连工资都是私下以现金的方式支付,这样才能避免因外教资质问题拖累机构。”王希说。

作者:覃澈 任娇
北涧河道路快速化改造工程北中环段主体完工
· 【商报新闻快车(11.20)】近期山西...
· 公安部放出“大招” 电子身份证即将...
· 中共太原市委组织部公示拟任职干部名单
· 山西发布高速公路“团雾地图” 易发...
· 【商报新闻快车(11.17)】学习贯彻...
· 山西沿黄旅游痛点在哪?如何突破?
· 【世界问候日】今天你问候你身边的人了吗
· 新一代人工智能又有大动作 科技部引导性政策发...
· 过虑还是迫不得已?80后家长的教育焦虑是否过了头
· 男子冒充干部秀与领导合照 涉嫌招摇撞骗被逮捕
· 小女孩接种疫苗发生异常反应 百万医疗费如何负...
· “爱心宾馆”收留流浪儿等30余人 自己却欠20万...
 
Copyright © 2010 www.sxshangbao.com 山西商报版权所有